刑事辯護網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刑事案例

“上訪型敲詐勒索(政府)”無罪案例精選

時間:2018-08-23  來源:  作者:  閱讀:

 導讀:近年來,新聞中不斷爆出訪民以上訪為“要挾”索要政府財物,被控敲詐勒索罪的案例。敲詐勒索罪被列入“不當上訪,易觸犯十宗罪”之一,成為繼“尋釁滋事罪”后對付訪民的又一“維穩神器”。這些案例在社會上以及學界受到廣泛質疑——政府能否成為敲詐勒索的對象?本期精選了6則此類案件宣告無罪的案例,展示此類案件的無罪理由,或許這些案例能成為辦理此類案件的參考。

 

目  錄

 

001黃礦文被控敲詐勒索案——政府不能成為被要挾、被勒索財物的對象

002陳某被控敲詐勒索案——學校作為事業單位法人,不能成為敲詐勒索犯罪對象

003張殿峰被控敲詐勒索案——“不給錢就繼續上訪”不是刑法意義上的敲詐勒索行為

004羅某某、陸某某被控敲詐勒索案——“不給錢就繼續上訪”不是刑法意義上的敲詐勒索行為。

005游某某被控敲詐勒索案——“不給錢就繼續上訪”不是刑法意義上的敲詐勒索行為。

006李某某被控敲詐勒索案——政府的給付行為均經集體研究,并不屬于“精神恐懼,不得已而交出財物”

 

001黃礦文被控敲詐勒索案

【案號】(2015)肇懷法刑重字第1

【案情簡要】

被告人黃礦文因與同村的黃某夠、黃某、黃某坑在懷集縣鳳崗鎮桃花村委會黃屋村路邊大圳的土地問題發生爭議,對有關部門的調解處理不服,于20088月份多次竄到懷集縣鳳崗鎮人民政府鎮長伍某某的辦公室吵鬧,要求鎮政府賠償2007年以來其與黃某夠、黃某、黃某坑爭議土地造成的經濟損失合計人民幣91500元,后因鳳崗鎮政府未支付而未遂。2008829日,公安機關將被告人黃礦文抓獲。

【審理過程】

2009417日,懷集縣人民檢察院以懷檢刑訴(200969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黃礦文犯敲詐勒索罪,懷集縣人民法院于2009626日作出(2009)懷刑初字第69號刑事判決,被告人黃礦文提出上訴。肇慶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09727日作出(2009)肇刑終字第111號刑事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經被告人黃礦文申訴,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2817日作出(2012)粵高法刑申字第110號駁回申訴通知書,駁回被告人黃礦文的再審申請。經被告人黃礦文再次申訴,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4325日作出(2013)粵高法刑監字第1號再審決定,指令肇慶市中級人民法院進行再審,肇慶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41218日作出(2014)肇中法審監刑再字第1號刑事裁定,撤銷原判,發回重審。2015325日,懷集縣人民法院宣告被告人無罪。

【無罪理由】

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黃礦文敲詐勒索鳳崗鎮政府人民幣9萬多元(未遂)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理由如下:一、關于敲詐勒索罪的主觀故意方面。敲詐勒索罪是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主觀方面是由直接故意構成,即行為人明知財物不屬于自己而故意以刑法禁止的方式將該財物占為己有。本案中,被告人黃礦文使用威脅等強迫手段,一開始目的就是為了解決土地糾紛,隨著過激行為升級而向政府提出賠償人民幣91500元的經濟損失要求,因此,被告人黃礦文企圖非法占有公私財物主觀故意方面的事實和證據不充分。二、關于敲詐勒索罪的犯罪客體問題。敲詐勒索罪的客體是一種復雜客體,即其在侵犯被害人財產權利的同時還會侵犯到被害人的人身權利,如果被勒索者拒絕勒索者的要求只會損害財產權利而不會危及人身權利,則不足以構成敲詐勒索罪。根據立法本意,政府不能成為被要挾、被勒索財物的對象,因為政府作為一個機構,沒有人身權利,也不會在精神上被強制從而產生恐懼感和壓迫感。本案中,被告人黃礦文在偵查階段及庭審中明確表示索賠的對象是鳳崗鎮政府。因此,被告人黃礦文行為不符合敲詐勒索罪的客體要件。

【推薦理由】

在裁判理由中明確“政府不能成為被要挾、被勒索財物的對象”。

 

002陳某被控敲詐勒索案

【案號】(2015)遵刑初字第23

【案情簡要】

被告人陳某系遵化市第二中學教師。自20122月份以來,被告人陳某以遵化市第二中學在教師評優、職稱評定、獎金發放等方面不合理為由多次到中南海、天安門、府右街等非國家信訪接待場所進行非正常訪、持續纏訪,并受到治安處罰。被告人陳某在北京非正常上訪期間,對接訪人員提出不給報銷交通費、住宿費等費用不回遵化,接訪人員為完成接訪任務,經請示校領導后,共給付被告人陳某現金16900元。

【審理過程】

2014127日, 河北省遵化市人民檢察院以遵檢刑訴(201433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陳某犯敲詐勒索罪,201463日遵化市人民法院作出(2009)懷刑初字第69號刑事判決,宣判后,被告人陳某提出上訴,唐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41015日作出(2014)唐刑終字第344號刑事裁定,撤銷原判,發回重審。2015826日,遵化市人民法院宣告被告人無罪。

【無罪理由】

本案中,在客觀方面,根據接返陳某的教師王某、徐某等證人證實遵化市第二中學給被告人陳某接返的費用是以報銷路費以及吃住費用形式給付,且接返老師均證實接返陳某是完成穩控任務,給陳某錢是經過校領導的批準,不能認定被告人陳某采取了威脅或要挾接訪教師或校領導的方法強行索要財物;在犯罪對象上,遵化市第二中學作為事業單位法人,非自然人,校領導批準給陳某財物系職務行為,給付的財物系單位財物,而被告人陳某作為信訪人進京非正常訪違反了信訪條例的規定,給校領導和接訪老師完成接訪任務產生工作上的壓力,但被告人陳某以不給報銷路費等費用不回遵化的行為不能對學校產生恐懼和壓迫感,也不應對接訪教師和校領導產生恐懼和壓迫感,從而被迫交出財物。綜上,公訴機關提供的證據不能證實被告人陳某強行索要公私財物的事實成立;遵化市第二中學作為事業單位法人,不能成為敲詐勒索犯罪對象,而接訪教師和校領導為完成接訪任務而產生的工作壓力不屬于因被威脅或要挾、恫嚇產生的壓迫感和恐懼感。故被告人陳某在信訪過程中索要錢款的行為不符合敲詐勒索罪的構成要件。

【推薦理由】

在裁判理由中明確“事業單位法人,不能成為敲詐勒索犯罪對象”。

 

003張殿峰被控敲詐勒索案

【案號】(2014)前刑初字第366

【案情簡要】

2003年,松原市社會保險公司建職工住宅樓,拆遷被告人張某某家房屋,經拆遷人與被拆遷人張某某協商,被告人張某某同意56萬元的拆遷補償價格,雙方簽訂了補償協議,并領取了拆遷補償款。被告人張某某家房屋被拆遷后,張某某反悔,要求追加補償,松原市拆遷管理部門經研究認為,拆遷人與被拆遷人張某某系自愿基礎上簽訂的補償協議,具有法律效力,不應追加補償,并將此意見對被拆遷人張某某進行了答復。被告人張某某不同意松原市拆遷管理部門答復,多次非法進京上訪,并到中南海非訪區滯留上訪,被北京市公安局多次訓誡。松原市建設局指派高某甲、李某某處理此事,高某甲、李某某勸說張某某息訴,并問張某某有什么要求,張某某向市建設局索要旅差費和材料費,聲稱“如不給付,就不回去,繼續留在北京上訪”,自20148月至10月間,松原市建設局先后三次給付張某某材料費、旅差費8300元。案發后,公安機關收繳人民幣6000元返還給松原市建設局。

【審理過程】

20141230日,前郭縣人民檢察院以前檢刑訴[2014]0316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張某某犯敲詐勒索罪。201529日, 前郭爾羅斯蒙古族自治縣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宣告張殿峰無罪。

【無罪理由】

敲詐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從犯罪客觀方面來說表現為行為人采取威脅、要挾、恫嚇等方法,造成被害人心理上的恐懼,被迫交出財物的行為。本案被告人張某某所說的“不給我錢我就不回去,繼續留在北京上訪”并不是刑法意義上的敲詐勒索行為,也不會使松原市建設局產生恐懼心理,因而不符合敲詐勒索罪的犯罪特征,不構成敲詐勒索罪。

【推薦理由】

“不給錢就繼續上訪”不是刑法意義上的敲詐勒索行為。


004羅某某、陸某某被控敲詐勒索案

【案號】(2013)瀘刑再終字第1

【案情簡要】

20004月,被告人羅某某租用合江鎮槽房村四社集體土地修建了“二層巖”農家樂。200139日,被告人羅某某用“二層巖”農家樂房產作抵押,向合江縣白米信用合作社合江分社貸款30萬元,約定貸款時間為一年。逾期后被告人羅某某未歸還借款本息,信用社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了訴訟。2002712日,經法院主持調解,雙方達成了調解協議,但被告人羅某某仍未按調解書確定的時間履行還款義務,信用社遂依法向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執行中被告人羅某某于20021224日與信用社達成了用座落于合江鎮槽房村四社的“二層巖”農家樂927.44平米的營業娛樂用房以評估價43萬元抵償所欠信用社借款本金30萬元,以及利息、復息55844.42元,訴訟保全費10180元,執行費2000元的執行和解協議。并于該協議簽訂的當天與信用社簽訂了租賃該房屋的房屋租賃協議,約定租期從20021224日起至20031224日止。2003428日,合江縣人民政府為防治“非典”工作的需要,與當時“二層巖”農家樂的經營者羅某某簽訂了房屋租賃協議,用以收留一般發熱病人,每月租金1萬元。20031126日租用期滿,縣人民政府與被告人羅某某辦理了相關交接手續。2004426日,根據被告人羅某某夫婦上訪請求,縣人民政府又與被告人羅某某就“二層巖”農家東的修繕掃尾工作進行協商,又一次性給付了被告人羅某某修繕掃尾工作包干經費5000元,并約定今后被告人羅某某不得再以任何理由,就租賃事宜與政府產生爭議。但事后,二被告人又以“非典”防治給其經營造成影響為由,無理要求縣人民政府給予其額外補償或者收購“二層巖”農家樂。因未得到滿足,二被告人多次到北京越級上訪。2007725日,二被告人再次進京上訪后,提出要與合江縣人民政府領導通電話。2007729日和30日,副縣長蘇世毅代表合江縣人民政府與二被告人通話,通話中,被告人羅某某陸某某夫婦提出要政府先拿3.75萬元為其償還欠王中貴的債務后方回合江,否則他們將在北京邊打工邊上訪。合江縣人民政府為防止事態進一步擴大,迫于無奈,于2007730日指示合江鎮人民政府將3.75萬元支付給二被告人指定的中間人賀儒林。當日上午合江鎮人民政府將3.75萬元以定活兩便存單的形式(設定密碼)存入銀行,將存單交給了賀儒林。被告人羅某某得知政府己將錢交給賀儒林后,又拒絕按政府要求去瀘州市人民政府駐北京辦事處,并向政府提出賠償35萬元經營損失費等其他無理要求。200781日,政府將該款從賀儒林處追回。

 

【審理過程】

四川省合江縣人民法院于2008114日作出(2007)合江刑初字第156號刑事判決,判決:被告人羅某某犯敲詐勒索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被告人陸某某犯敲詐勒索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羅某某、陸某某不服,向四川省瀘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四川省瀘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08928日作出(2008)瀘刑終字第12號刑事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該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羅某某、陸某某刑滿釋放后仍不服,向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3218日作出(2013)川刑監字第25號再審決定書,指令四川省瀘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另行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審理。20131119日,四川省瀘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宣告倆被告人無罪。

【無罪理由】

羅某某、陸某某以上訪進行“威脅或者要挾”,尚不足以迫使合江縣政府因恐懼而被迫交出財物,原判認定二原審被告人羅某某、陸某某犯敲詐勒索罪證據不充分,依法應予改判。四川省瀘州市人民檢察院認為不構成敲詐勒索罪的意見成立,本院予以采納。

【推薦理由】

再審改判無罪典型案例,再審期間檢察院提出被告人無罪的意見。

 

005游某某被控敲詐勒索案

【案號】(2012)瀘刑再終字第1

【案情簡要】

被告人游某某于1999年起以其當地的稿子凼水庫占地問題,水庫承包人污染水質問題,公安機關以其父子涉嫌偷魚被錯誤關押等問題多次到北京和省、市、縣上訪。其反映的問題,市、縣有關部門和當地政府及時調查后,均依法作了處理和合理解決,并口頭和書面答復了被告人游某某。但被告人仍繼續上訪,并于20072月再次到北京上訪,同年3月要求當地政府賠償其上訪等損失8.8萬元。(被告人所列8.8萬元的構成:給水庫承包人陳永建打工應得的獎金30000元,給生產隊長雷正明(已亡)用于疏通關系費用10300元,牛灘五中隊吃要1000元,其余的為上訪成都20余次,北京7次,瀘州、瀘縣天天跑的損失。)經市、縣、鎮有關工作人員對其做耐心細致的思想疏導工作和政策法律解釋,被告人仍堅持要8.8萬元。并多次提出:“如果不給8.8萬元,就馬上到北京上訪,在北京犯點錯誤,要闖國務院、中央軍委、中央電視臺、死也要死在北京。”瀘縣天興鎮政府有關領導被迫答應被告人的無理要求,于20071128日付給被告人游某某5萬元,其余3.8萬元按被告人的要求約定在同年12月付清。

20051011日,被告人游某某與敘永縣電信公司職工黎飛虎簽訂合作養殖協議,黎飛虎將其承包經營的敘永縣敘永鎮龍塘壩水庫轉包給被告人游某某養魚。被告人采用肥水養魚的方式投入經營,向水庫投放豬糞、雞糞和化肥致水體污染,引起庫區群眾不滿,制止被告人繼續向水庫投放豬糞、雞糞。為此,被告人與黎飛虎于200611月向敘永縣人民法院起訴鄧得芬、張明琴、韋思洪、代言中4人停止侵害、賠償損失4萬元。敘永縣人民法院審理認為,游某某向水庫投放動物糞便和化肥必然導致水庫水質和環境污染,危害當地群眾身體健康,損害他人合法權益,違反法律和公序良俗,不具合法性,不受法律保護。鄧得芬等人制止游某某向水庫投放豬糞、雞糞的行為屬自救維權行為,不應承擔民事責任。于200742日作出民事判決,駁回游某某、黎飛虎的訴訟請求。被告人游某某認為該判決不公,但不上訴,而越級上訪,并于20074月到北京上訪。敘永縣敘永鎮政府將被告人接回后,多次對其做思想疏導工作和政策法律教育,要求其停止上訪。但被告人堅持要求給予賠償,否則繼續上訪。敘永鎮政府為維護正常的信訪秩序,與被告人通過協商,于2007817日與被告人游某某達成《借款協議》,該協議約定:“敘永鎮政府借支11.5萬元給游某某,游某某將其承包經營的龍塘壩水庫交給敘永鎮政府,不再繼續經營,放棄因承包該水庫而產生的一切主張,不再向任何機構和部門提出任何要求。游某某起訴黎飛虎獲得的賠償直接付給敘永鎮政府,抵還游某某借款,不足11.5萬元部分,敘永鎮政府不要求游某某償還。敘永鎮政府付給游某某7萬元后,游某某即回瀘縣老家。”該協議簽訂后,敘永鎮政府于同年821日和1113日先后付給游某某共計11.5萬元。游某某以魚塘承包合同糾紛向敘永縣人民法院起訴黎飛虎。于2007117日經該院主持調解,游某某與黎飛虎達成協議:“雙方于20051011日簽訂的《合作養殖協議》無效,黎飛虎返還游某某承包費18000元,并賠償損失7000元,共計25000元。”以抵還游某某從敘永鎮政府獲得的借款。

【審理過程】

瀘縣人民法院于200872日作出(2008)瀘瀘刑初字第57號刑事判決,判決:一、被告人游某某犯敲詐勒索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二、被告人游某某犯罪所得贓款五萬元,予以追繳,上繳國庫。羅某某、陸某某不服,向四川省瀘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四川省瀘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08927日作出(2008)瀘刑終字第47號刑事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該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刑滿釋放后,游某某仍不服,向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21016日作出(2012)川刑監字第79號再審決定書,指令本院另行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審理。20131119日,四川省瀘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宣告被告人無罪。

【無罪理由】

游某某在無合法訴求的情況下,向瀘縣天興鎮政府提出索要財物的要求,有明確的金額,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觀上采取的行為是以“如果不答應就到北京上訪”相要挾。本院認為,游某某以上訪進行“威脅或者要挾”,尚不足以迫使天興鎮政府因恐懼而被迫交出財物,原判認定原審被告人游某某犯敲詐勒索罪證據不充分,依法應予改判。四川省瀘州市人民檢察院認為構成敲詐勒索罪的意見本院不予采納。此外,游某某從敘永縣敘永鎮政府獲得11.5萬元,雖有其越級上訪給敘永鎮政府工作人員造成壓力的因素,但是系通過雙方協商達成協議,游某某以其經營的龍塘壩水庫及其可得利益相交換,其利益價值與之所獲得的11.5萬元大致相當,此筆亦不應以犯罪論處。

【推薦理由】

再審改判無罪典型案例,再審期間檢察院提出被告人無罪的意見。此案與004羅某某、陸某某被控敲詐勒索案”都是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指令再審的案件,并在同一天作出宣告無罪的判決,體現了四川省高院對于類似案件的傾向性意見。

 

006李某某被控敲詐勒索案

【案號】2014)蘇刑再提字第0001

【案情簡要】

20026月,射陽縣政府為了加快舊城改造,依法征用了該縣合德鎮城西居委會(以下簡稱城西居委會)200余畝土地進行開發。20028月,合德鎮政府按照鹽城市人民政府鹽政發[2000190號文件《鹽城市征用土地補償和安置辦法》(以下簡稱《市辦法》)對失地戶進行土地補償,向失地戶發放了青苗費、地面附著物費、勞力安置費等補償費用。李某戶被征用土地計魚塘28畝、耕地3.2畝(土地承包合同均為一年一簽)。李某戶自20028月至10月,先后領取了221973.20元補償款。李某戶及部分失地農戶認為合德鎮政府僅按照《市辦法》有關文件操作,而未按《江蘇省土地管理條例》(200111日施行,以下簡稱《省條例》。)進行補償,其所領到的土地補償款不足,遂進京上訪。合德鎮政府為了平息事態,于2003114日經集體研究,決定以“特困資金補助款”的名義給了李某10萬元。李某領取此款后,寫下保證書,表示不再參與鬧事上訪。20035月,李某及其子李剛與少數失地群眾因對政府認定的土地性質(2002年補償時縣國土部門認定所征土地為公用設施用地,李某等人承包的土地是臨時性承包,不屬家庭聯產承包土地,而李某等人認為是家庭聯產承包土地)有異議,繼續進京上訪。此事引起了省、市有關部門及新聞媒體的重視。省、市派員到射陽縣調查,提出原則性處理意見。縣政府有關部門在征得省、市對口部門同意后出臺了新的土地安置補償方案,依據《省條例》的相關規定,于200311月及2004年初先后兩次對城西居委會失地群眾重新進行補償。李某亦同意了此安置辦法,簽訂了補償協議,并再次表示不上訪鬧事。李某戶按照此方案應領取土地補償金172016.40元和安置補償金206316元,但合德鎮政府要扣除其于20031月領取的不合理費用10萬元。200311月至20041月,李某及其子李剛為了阻止該10萬元被扣回,李某戶以李剛為代表和部分群眾進京上訪。2004年春節前夕,合德鎮政府副書記吳堂清和縣政府相關部門人員赴京勸說李剛停止上訪,李剛向吳堂清等人提出與李某事先商定的條件:1、不扣其10萬元;2、解決上訪費用21萬元;3、提高其家安置補助標準。李剛稱如不答應條件將繼續上訪。以此給進京勸解人員施加壓力。合德鎮黨委書記周廣展得知情況后,即分別與李某及李剛電話聯系,要求李剛等人停止上訪,有事回射陽商談。后李剛回射陽。200426日李某至吳堂清辦公室,答應不鬧事、不上訪。合德鎮政府在李某繼續上訪的壓力下,迫于無奈,于200428日、18日先后兩次以所謂魚損失和特困補償金名義,將原先扣回的10萬元支付給李剛和李某父子,并支付了以李某為首的相關上訪人員的上訪費。

【審理過程】

2006424射陽縣人民法院作出(2006)射刑初字第58號刑事判決,判決被告人李某犯敲詐勒索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李某違法所得人民幣十萬元予以追繳李某不服,提出上訴。江蘇省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0668日作出(2006)鹽刑二終字第0046號刑事裁定,撤銷原判,發回重審。2006124日,射陽縣人民法院作出(2006)射刑初字第第207號刑事判決。李某仍不服,提出上訴。2007620日,江蘇省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07)鹽刑二終字第0005號刑事裁定,撤銷原判,發回重審。20071229日,射陽縣人民法院作出(2007)射刑初字第264號刑事判決。李某不服,提出上訴。2008411日,江蘇省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08)鹽刑二終字第0009號刑事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李某不服,向本院提出申訴。2014416日,本院經審判委員會研究,作出(2013)蘇刑監字第116號再審決定書,對該案進行提審。20149月,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宣告被告人無罪。

【無罪理由】

(一)認定李某對案涉10萬元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證據不足。

本案政府給付10萬元的起因是基于李某等戶認為政府在拆遷補償中有不當行為而上訪,政府為平息上訪而給付。該10萬元的給付,是政府集體研究結果。案涉28畝魚塘在被征用時未被作鑒定,因李某戶對補償不服,政府遂委托下屬機關進行調查,后射陽縣海洋與漁業局出具情況說明稱系粗放養殖。李某及其辯護人卻提交了若干證人證言證明該魚塘系精養塘性質。李某戶的魚塘性質存在爭議,而魚塘系粗放塘或精養塘直接關涉到對李某戶的補償標準及補償數額。因該魚塘已被征用,客觀上已無法再做鑒定,李某及其辯護人提交了與射陽縣海洋與漁業局的“情況說明”相反的證據,故原判認定李某對案涉10萬元系領取合法補償之外的非法占有證據不足,現有證據不能證明李某戶對該10萬元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二)現有證據不能認定李某具有敲詐勒索的客觀行為。

敲詐勒索罪的客觀方面表現為行為人采用威脅、要挾、恫嚇等手段,造成被害人精神恐懼,不得已而交出財物。李某戶對于征地補償一直不服客觀行為表現為多次上訪,在其供述中,其多次稱“上訪是因為補償不足”。其后政府迫于信訪壓力,通過集體研究給付其10萬元。信訪作為地方政府重要的被考核指標,李某等戶的上訪固然給地方政府造成了信訪的壓力。但是,依據我國《信訪條例》及憲法的相關規定,信訪權利是法律賦予公民的一項權利。李某戶通過上訪進行權利救濟,且在上訪中未有違反《信訪條例》的行為,并不構成刑法意義上的向他人非法索取財物的方法:威脅、要挾、強拿索要。政府的給付行為均經集體研究,并不屬于“精神恐懼,不得已而交出財物”。

【推薦理由】

再審改判無罪典型案例,迄今為止目前審級最高也是最權威司法機關的判決。其無罪理由獲得了多數人的公認,公民通過上訪尋求救濟并不構成刑法意義上向他人非法索取財物的方法:威脅、要挾、強拿索要。政府的給付行為也均經集體研究,不具有造成“精神恐懼,不得已而交出財物”的被敲詐勒索性質。另外,此案歷經兩次發回重審,后又經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審,歷時8年有余,最終宣告被告人無罪,可謂處理此類案件最經典的案例之一。

相關鏈接
    無相關信息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律師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趙荔律師,男,1973年出生,漢族,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合伙
推薦資訊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就共同的犯罪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孟將被引渡到美國坐牢!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
累死律師的魔,不是錢,而是責任心!
累死律師的魔,不是錢,而是
“天價索賠”不等于敲詐勒索
“天價索賠”不等于敲詐勒索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广东11选5诈骗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