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辯護網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刑事案例

楊某芹職務侵占、詐騙無罪辯護案

時間:2019-07-26  來源:  作者:  閱讀:

 

楊某芹職務侵占詐騙

(一)案例基本信息

案例類型:律師訴訟案例

業務類別:刑事

法院判決時間: 2018125

法院名稱:扎賚特旗人民法院

生效裁判文書號:(2018)內2223刑初68

代理律師姓名:趙荔

律師事務所名稱: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

供稿: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 趙荔

檢索主題詞:刑事,職務侵占,主體身份,詐騙,主觀故意,政府行為,撤回起訴,證據不足

 

(二)案例正文

楊某芹職務侵占詐騙

趙荔

【案情簡介】

楊某芹出生于內蒙古興安盟的一個農民家庭。長大后做過老師,后嫁給莫爾**森林工業公司中心苗圃工人丁某某,2001年后回到興安盟扎賚特旗。在此時,丁某某前妻的侄子孫某某(莫森公司員工)與扎旗小城子鄉政府簽訂了育苗合同,承租100畝地做育苗之用。2003-2004年楊某芹與小城子鄉政府簽訂兩份土地承包合同,承包了1400畝砂化耕地進行退耕還林,由于其退耕還林效果顯著,還受到表彰,《興安日報》以頭版標題《人老心不老 一心搞綠化——記扎旗小城子鄉造林大戶楊X芹》予以表彰,楊某芹也成了遠近聞名的造林模范。

 20065月莫森公司以自己所屬中心苗圃曾于20014月與小城子鄉政府簽訂《種苗生產經營合同》,楊某芹承包的1400畝耕地系小城子鄉政府沒有履行合同規定義務給其補償為由,訴至法院,由此雙方展開了長達近十年的民事和行政訴訟。

本案民事訴訟期間,扎賚特旗檢察院扣取了楊某芹2008年退耕還林補助款38000元,楊某芹不服,多次上訪。

2017年扎旗公安局以職務侵占罪、詐騙罪將楊某芹刑事拘留,10日后逮捕。

扎賚特旗檢察院起訴書指控:

1.2001年至2004年,被告人楊某芹在受孫某某(小城子苗圃負責人)委托,管理小城子苗圃(內蒙古莫爾**森林工業有限責任公司中心苗圃和小城子鄉政府合伙成立)期間,利用鄉政府欠小城子苗圃的票據70555元,抵頂楊某芹本人2003年、2004年在小城子鄉退耕還林1400畝地的承包費及本人在鄉政府的個人欠賬。

2.2003年,被告人楊某芹利用已納入退耕還林補貼范圍的1000畝地,與他人470畝荒山造林地搭配,騙取235畝退耕還林補助款。2003年至2007年共得補助款18.8萬元,其中楊某芹分得4.8萬元。

扎旗檢察院認為,楊某芹在經營管理小城子苗圃期間將苗圃苗款占為己有,數額較大;楊某芹騙取退耕還林補助款,數額巨大。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職務侵占罪、詐騙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代理意見】

今天的庭審是一場不同尋常的庭審,不僅僅因為被告人的年齡大,更因為本案的案情本身。坐在法庭上的楊某芹老師14年前曾經以造林模范的身份登上《興安日報》的頭條,而今天她卻以涉嫌詐騙罪和職務侵占罪的罪名受到指控。這樣戲劇性的變化使得今天的辯護更有意義。通過會見被告人、查閱卷宗材料,并通過剛才的法庭調查,辯護人認為楊某芹不構成犯罪。

一、被告人不構成職務侵占罪。

構成職務侵占罪需要兩個基本的條件,一個是行為人要具有職務,另一個是行為人要利用職務實施了侵占的行為。而本案中被告人并不具有這兩個條件。

(一)所謂小城子苗圃并不是一個法定的單位。存在職務的前提是有一個合法合格的單位存在。而本案起訴書所指控的小城子苗圃不是一個合法登記的刑法意義上的單位

1.所謂小城子苗圃的名稱并不存在。該自稱的單位并沒有經過合法登記,沒有工商注冊,在第三卷第5頁《<林木種子經營許可證>申請表(苗木專用)》在經營單位欄目中孫某某自己將填寫為個體。同時在同樣的申請表(種子專用)的生產者欄目中孫某某也填寫為個體。而所謂小城子苗圃的說法僅僅是王某友為圖方便自己這么叫的。

2.起訴書所謂內蒙古莫爾**森林工業有限責任公司中心苗圃和小城子鄉政府合伙成立不是事實。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是雙方成立了該所謂單位,既沒有文件,也沒有執照或證書,甚至連個儀式都沒有,起訴書這樣的說法僅僅是依據孫某某自己的一句話。而莫爾**森林工業有限公司中心苗圃則是一個根本沒有在工商部門登記過的偽單位(2006714日莫爾**工商所出具的證明證實該莫森公司中心苗圃根本沒有在工商部門登記過,該證據在楊某芹民事卷宗里面)。這個所謂的中心苗圃也沒有資格與鄉政府聯合成立什么小城子苗圃。而這個公章也高度懷疑就是孫某某等人偽造的。

3.該自稱的單位的注冊資金(這里我姑且稱之為注冊資金,因為找不到更合適的詞來表達這個部分財產的名稱)來源于個人,而不是單位。莫森公司并沒有一分錢的投入到這個團伙,小城子鄉政府也沒有任何資金投入到該團伙。從控方提供的孫某某等人的股權證也可以看出,資金都是來自于個人,讓我們來看看這些持有股權證的都是什么人:孫某某自己持有最多股份,然后是他弟弟,他老婆,他老婆的妹妹,他的堂弟等等。而證明該資金投入的也僅僅是孫某某個人在股權證的一個私人印鑒。如果真的是莫森公司投資成立的,那么股權證就應該有莫森公司的,而股權證也應該有莫森公司的蓋章。據莫森公司中心苗圃的后任負責人徐某宏證實,莫森公司確實沒有投資(該調查筆錄證據在楊某芹民事卷宗里面)。關于這一點,興安盟中級法院審理的楊某芹民事案件案卷中也有記載,對莫森公司法律政策科的李某鋒、雒某武的調查筆錄也記載,莫森公司在扎旗的苗圃既不投資也不受益。所以在這個案件中,即使退一步講存在侵占行為也是對個人財產的侵占,屬于民事或自訴案件,本案不存在對單位的職務侵占,何況根本就不存在侵占的事實。

4.沒有規范的財務制度。因為不是一個合法成立的單位,甚至不是一個合格的組織。所以,財務制度一片混亂,甚至沒有財務制度,賬目混亂到根本無法通過賬目來進行任何的會計核算。這些凌亂的票據讓人無法進行識別。既然賬目混亂不規范,就不可能通過賬目形成楊某芹職務侵占的證據。

(二)楊某芹沒有職務。

1.起訴書指控被告人楊某芹在受孫某某委托,管理小城子苗圃。這種委托只是孫某某一家之言,楊某芹并不認可委托的存在,而事實上也確實不存在委托。

2.楊某芹在所謂的小城子苗圃沒有任何報酬。如果是接受委托來管理這個單位,不可能沒有一分錢報酬。孫某某在證言中自己說支付過楊某芹報酬,而事實上楊某芹并沒有從小城子苗圃領過一分錢。

3.形式上的委托也不存在。第一,沒有莫森公司的任命書,第二,沒有小城子苗圃的任命書,第三,也沒有孫某某本人的任命書,第四,即使沒有正規的任命書,委托協議什么的低規格的形式文件也沒有……

4.其他證據……

5.事實上楊某芹自己的收購樹苗及退耕還林與孫某某的小城子苗圃在早期有過一些人員的共用的問題……

(三)被告人沒有利用職務便利侵占財產。

被告人用票據抵頂了部分承包費,但是這些票據并非小城子苗圃所有,而是楊某芹本人所有的。

1.楊某芹的確自己育過苗,也從老百姓那里買過樹苗,第2卷第99頁劉某某的證言就能證實他就曾經賣樹苗給楊某芹,他同時也證明楊某芹還從楊某仁處買過樹苗。證人朱某濤、張某、楊某仁、張某榮、張某玲等也都可以證實。也就是說楊某芹所講的她曾經賣樹苗給鄉里,鄉里欠她個人樹苗錢是存在事實依據的。

2.用以抵頂樹苗款的票據是記名的,票據上明確寫明是鄉欠楊某芹樹苗款XXX,而票據的持有人也是楊某芹本人,這是客觀事實不容忽視。

3.興安盟中級人民法院(2013)興民終字第493號民事判決書對于這個事實是這樣認定的:關于本案訴爭退耕還林地承包費由誰交納的問題。楊某芹主張訴爭退耕還林地的承包費8.8萬元是其本人交納,并出示兩份收據,該兩份收據載明交款人為楊某芹。但莫森公司質證認為該承包費是因小城子鄉政府欠苗圃苗木款,為抵頂欠款遂以票據轉換方式交納的,楊某芹不是實際交款人。本院認為,票據的持有人為楊某芹,票據載明的交款人亦是楊某芹,莫森公司雖主張用欠款抵頂承包費,但并未出示證據證明,故該退耕還林地的承包費應為楊某芹交納

綜上所述,所謂的小城子苗圃既沒有工商登記,也不是正式的單位,莫森公司既沒有投資,也不享受收益,它就是孫某某自己搞的一個個體的小經濟體,他并沒有規范的財務賬目,并不具有法律意義上的其他單位的性質,楊某芹既沒有受人之托的職務,也沒有利用職務便利,更沒有侵占財產,所以不構成職務侵占罪。

二、被告人不構成詐騙罪。

(一)與他人搭配的事實并不存在。

關于搭配的事,小城子鄉林業站負責人張某陳述了案件的事實:搭配的事是林科二院提出的,是他們設計的,是為了完成任務(第272頁)。”“2003年鄉里退耕還林任務是10000畝,5000畝退耕地造林,5000畝荒山造林,當時為了完成任務,在設計時就把耕地和荒山盡量利用最大化,王某山和張某成在荒山造林共470畝,為了鼓勵王某山和張某成造林積極性,鄉領導就答應給他們退耕還林補助,鄉政府就將楊某芹、王某山、張某成的林地設計到一起……(第280頁)

時任鄉林業站工作人員朱某濤對于當時的政策也作了這樣的說明:正常楊某芹植樹的地是耕地不應得退耕還林補助,因為他沒有還林地,退耕還林是有比例要求的,2003年的退耕還林比例是11,即退1畝耕地,在荒山造林1畝,楊某芹沒有荒山造林就不應當得補助。但在退耕還林執行過程中出現了很多這種情況,旗里、林業局了解后允許沒有荒山還林地的退耕戶可以降低自己的耕地為荒山,荒山不能升級為耕地,這樣楊某芹1000畝退耕地可以得500畝的退耕還林補助。后來旗里、林業局依據有關規定可以由鄉鎮組織異地荒山造林,楊某芹與張某成、王某山個人協商好,楊某芹委托張某成、王某山異地還林,按照相關會議精神這樣群眾的利益能夠最大化。楊某芹與張某成、王某山簽訂好協議,兩方拿著協議到林業站拿給林科二院的設計人,設計人員審核后,進行設計,可以在本轄區內分成多個林班進行造林。王某山、張某成荒山造林兩人共470畝與楊某芹的1000畝耕地搭配到一起可以享受735畝的退耕還林補助。辯護人認為朱某濤的證言還是比較客觀的。只是其中兩方拿著協議到林業站拿給林科二院的設計人一情節不實,這個事實完全是林業站給操作的,當初楊某芹根本就不知道。

據被告人講,所謂搭配領取補助的事,她是在之后才發現的,根本不是她發起的,她也不認識林科二院的專家們。對于起訴指控由被告人主動與他人搭配的事實缺乏證據支持。

(二)235畝退耕還林款是被告人應得的……

(三)主觀上沒有欺騙的故意……

(四)客觀上沒有虛構事實、隱瞞真相……

(五)涉案款項扎旗檢察院已經扣掉……

三、本案已過追訴時效。

(一)職務侵占罪已過追訴時效……

(二)詐騙罪已過追訴時效……

四、被告人自身特殊情況。

被告人年滿75周歲,身體狀況非常不好……已經不適合繼續羈押。

綜上所述,辯護人認為被告人楊某芹既不構成職務侵占罪,也不構成詐騙罪。鑒于其身體狀況,希望法院能夠盡快地作出判決,或者能夠變更強制措施,為被告人先行辦理取保候審。讓被告人能夠出來積極治療。以上意見請合議庭采納。

 

【判決結果】

準予扎賚特旗人民檢察院撤回起訴。

【裁判文書】

本案審理過程中,扎賚特旗人民檢察院以本案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為由,決定對被告人楊某芹撤回起訴。

扎賚特旗人民法院認為,公訴機關撤回起訴的理由成立。遂以(2018)內2223刑初68號刑事裁定書裁定:

準予扎賚特旗人民檢察院撤回起訴。

 

【案例評析】

本案在法律適用上存在以下值得研究的問題:

一、主體身份的問題。

構成職務侵占罪必備要件為具備公司、企業人員的主體身份。而本案在主體身份上沒有直接證據。既無勞動合同,也無委托或任命文件,也無工資發放或領取證明。

二、政府行為的介入。

如果嚴格按照國家退耕還林的政策規定,楊某芹確實不符合領取條件。但是在國家退耕還林政策實施之初,群眾還不了解,沒人愿意參與,這種情況下,為了鼓勵退耕還林的行為,當地政府采取了一些變通措施,為不具有當地戶籍的造林大戶設計了符合政策的措施,并允許異地還林。可見,只要是實實在在退耕還林,政府還是支持的。

這種政府參與、并沒有采取欺騙隱瞞手段、并且所造林實實在在存在的行為,不應該定性為詐騙

 

【結語和建議】

案件最終以檢察院撤回起訴,法院準予撤訴而告結。結果說起來很輕松,但實際在審理中過程中經過了復雜的程序和艱難的抗爭,但辯護律師還是支持到底,并最終取得了辯護的成功。

一個案件的最終結果可能并不是我們一開始就能預計到的,但是作為辯護律師要在每一個環節做好自己的工作,如果我們在每個環節都盡了全力,最后能達到的效果可能就是出乎我們意料的。

相關鏈接
    無相關信息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律師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趙荔律師,男,1973年出生,漢族,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合伙
推薦資訊
楊某芹職務侵占、詐騙無罪辯護案
楊某芹職務侵占、詐騙無罪辯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就共同的犯罪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孟將被引渡到美國坐牢!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
累死律師的魔,不是錢,而是責任心!
累死律師的魔,不是錢,而是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广东11选5诈骗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