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辯護網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律師觀點

趙荔:最高法院能否為許霆案“法外開恩”

時間:2013-06-30  來源:  作者:  閱讀:


        廣州中院適用刑法第六十三條第二款的規定,對許霆盜竊金融機構一案減輕處罰,判處有期徒刑五年。(《人民法院報》4月1日報道)刑法第六十三條第二款是這樣規定的:犯罪分子雖然不具有本法規定的減輕處罰情節,但是根據案件的特殊情況,經最高人民法院核準,也可以在法定刑以下判處刑罰。根據法律規定,適用該條款需經最高人民法院核準,那么最高人民法院會不會為許霆案核準使用該條款而“法外開恩”呢?筆者認為答案是肯定的,但肯定的答案也是不合適的,換言之,最高法院可能會利用該條款為許霆法外開恩,但這種做法是不合適的。

        首先,最高法院會核準許霆案在刑法六十三條第二款上的適用。理由有三,其一,根據我國刑事審判的慣例,一般在社會上有重大影響的案件,法官在判決之前都會事先向上一級法院請示,許霆案應該也不會例外,而且,有可能已經逐級請示到了最高法院。其二,最高法院對許霆案早有關注,并有輕判的傾向。最高法院副院長姜長興早日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廣州許霆案屬于惡性取款,定罪和量刑是應該的……從我目前了解的情況來看,一審判處無期徒刑明顯過重。這是許霆案上報到最高法院之前,最高法院已經透漏出來的聲音。其三,許霆案社會關注度很高,而且大部分聲音認為判處無期徒刑不合理,最高法院以講政治聞名,不會漠視這些聲音。

        其次,適用刑法第六十三條第二款屬于“法外開恩”。我們知道刑法作為限制人身自由乃至剝奪他人生命的法律規范,是最嚴厲的法律規范,它的執行有著嚴格的程序,刑法執行的公平性和公正性決定著社會的穩定,但為了平衡刑法規定的機械性,我國在制訂刑法時又規定了經最高法院核準可以在法定刑以下量刑,這就產生了刑法六十三條第二款。一般來講,該條款只適用于特殊情況,如政治運動、外交犯罪等,而不適用于普通案件,這也是設立該條款的初衷,從這個角度講,許霆案適用該條款就屬于“法外開恩”。這個條款不能輕易放開,否則極易被法官濫用,從而導致人情案、關系案、輿論案的泛濫,或者成為貪官不死或輕判的尚方寶劍。

       筆者認為最高法院對許霆案法外開恩是不適當的。法律應該保持其嚴肅性和穩定性。“民不患貧而患不均”,如果許霆之過,罪當無期,就不應更改。朝令夕改或者執法尺度不一,會導致人們對法律尊重的動搖,會使人們對于法律失去信心。七年之前,云南的何鵬,因為同樣的事件,同樣的罪名被判無期徒刑,七年之后,如果這個罪名被法外開恩改判為五年,何鵬會作何感想,他的父母會作何感想,有著類似經歷或關注這些案件的民眾會作何感想?他們還能對刑法保持一顆平常心嗎?

       最后,關于許霆案的量刑。我認為許霆案需要解決的不是如何量刑的問題,而是如何定性的問題,我仍然認為許霆沒有采取秘密竊取的方式,其行為屬于侵占而非盜竊,而法律規定侵占罪法定最高刑為五年。現在法院在定性上錯誤后,又在量刑在尋求所謂的平衡,是又錯上加錯了。

(作者趙荔,中國刑事辯護網的創建者,北京亦非律師事務所律師)

相關鏈接
    無相關信息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律師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趙荔律師,男,1973年出生,漢族,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合伙
推薦資訊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就共同的犯罪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孟將被引渡到美國坐牢!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
累死律師的魔,不是錢,而是責任心!
累死律師的魔,不是錢,而是
“天價索賠”不等于敲詐勒索
“天價索賠”不等于敲詐勒索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广东11选5诈骗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