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辯護網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律師觀點

從張遙受賄案看證據的程序公正

時間:2013-06-30  來源:  作者:  閱讀:

 

    合肥市廬陽區檢察院原副檢察長、反貪局局長張遙一審因受賄被判13年,判決后,張遙不服,提出上訴,并稱自己無罪,稱指控他犯罪的證據違反程序,不能作為定案的依據。

    重實體輕程序一向是我國刑事訴訟的詬病,程序的重要性只有在足以影響到證據的真實性的程度上才會被重視。我們知道,程序公正是實體公正的前提,沒有公正的程序就很難會有公正的實體。佘祥林案、杜培武案,都是因為不公正的程序而最終造成的冤案,如果當初像注重實體一樣的注重程序,不肆意妄為,不刑訊逼供,那么就不會造成最終的冤案。如今又有了一個張遙受賄案,既然已經有了前車之鑒,那么在張遙案還沒有最終定性,還沒有造成冤案的時候,我們為什么不能就從程序上把握住,防止再一次讓佘祥林、杜培武這樣的冤案發生呢?

    張遙案涉及到程序上的問題主要有兩個:一是取證的程序,二是訊問犯罪嫌疑人的程序。

    首先,在調查證人的取證程序上,按照法律規定,可以選擇的地點是證人的所在單位或住處,必要時,也可以通知證人到檢察院或公安機關提供證言,除此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是違法的。然而,張遙案的證人作證地點,許多關鍵的證人證言都是在法律規定之外的地方,把證人傳喚到到武警邊防總隊,甚至有的是在南京的希爾頓大酒店!法律之所以規定取證的地點,就是對國家機關公權利作出限制,為了最大限度地保證證人作證的真實性和客觀性,而如果在法律規定之外的地方取證,勢必對證人形成心理壓力,從而作出不真實的陳述。我們可以想象得到證人在刑警邊防總隊作證,其心理會發生什么樣的變化。這就好比,問你問題的同時,在你的頭上舉著一把鬼頭大刀,我想,你一般不會回答出不符合我心意的答案。

    其次,在訊問犯罪嫌疑人的程序上,按照法律規定,偵查人員在訊問犯罪嫌疑人的時候,應當首先訊問犯罪嫌疑人是否有犯罪行為,讓他陳述有罪的情節和無罪的辯解,然后向他提出問題。然而在張遙案件中,偵查人員對張遙的訊問并沒有按照法定程序,甚至整個訊問中都沒有談到犯罪兩個字。這是對犯罪嫌疑人話語權的剝奪。

    當然,程序問題只是張遙案的冰山一角,但是,程序的公正與否,卻直接影響著實體的公正。不要說張遙無罪,即使張遙有罪,如果通過不公正的程序審判,最終的判決也難以讓人信服。(來源:中國刑事辯護網,作者趙荔,北京亦非律師事務所律師)

相關鏈接
    無相關信息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律師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趙荔律師,男,1973年出生,漢族,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合伙
推薦資訊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就共同的犯罪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孟將被引渡到美國坐牢!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
累死律師的魔,不是錢,而是責任心!
累死律師的魔,不是錢,而是
“天價索賠”不等于敲詐勒索
“天價索賠”不等于敲詐勒索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广东11选5诈骗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