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辯護網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律師觀點

揭密申訴上訪:廣西百色,一個七旬老人的申訴之路

時間:2013-07-19  來源:中國刑事辯護網  作者:  閱讀:
  【核心提示申訴人在此期間經歷的莫大的艱辛是難以用語言表達出來的,甚至艱辛到你無法想像——你肯放棄尊嚴去橋洞下棲身,只為省下幾十元的旅館錢用于申訴,卻永遠無法撫去別人將上訪人另眼看待的眼神——那種視你為異類,比之對待討飯的之不屑還不屑千倍的眼神,會讓你無地自容,自慚形穢,恨不得能鉆到地縫中去——那種傷,沒有經歷過的,是永遠無法想像的。 
最高人民法院.jpg
 
  禍起“受賄”——審理一波三折
 
  1997年7月10日,中國邊陲重鎮,廣西壯族自治區百色地區田東縣,當時55歲的譚承德實然被偵查機關帶走,理由是“受賄”。這令全家人及周圍的鄰居和同事都感到意外,一個無職無權的工人,怎么就成了“受賄”的罪犯?
 
  事情還要從1993年說起,譚承德當時在廣西田東石油化工總廠生產科基建組擔任施工員。由于工廠有許多基建工程是由工程隊承包的,工程隊完工后,要進行預結算,沒有預結算就無法結算工程款。而當時身為施工員的譚承德卻具有工程預結算員的證書。于是,在工作之余,其利用業余時間,為其他的工程隊進行預結算,而工程隊拿著已經做完預結算的手續,就可以去結算工程款了。對于譚承德給予的幫助,他們都給了一定的報酬。據后來了解,一共有6家工程隊,給了譚承德11.3萬元的報酬。關于是報酬還是行賄一說,后來工程隊在法庭上都認可是自愿給付譚承德的勞動報酬,而不是行賄。
 
  應該說本案事實還是很清楚的,送錢的說送了,收錢的人也承認收了。關鍵是這些錢是什么性質,是正當的勞動報酬還是行賄受賄的贓款。一個需要解決的關鍵問題就是譚承德是否有預結算的職務。如果進行預結算是他的份內之事,那么再收錢,就是受賄;如果不是他份內之事,是業余工作,那么收受報酬是正當行為,就不是受賄
 
  法庭上控辯雙方進行了激烈的爭論,而案件結果也是一波三折。1998年5月,譚承德被一審法院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6年;譚承德不服,提出上訴,同年6月,二審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1999年12月,百色中級法院提起再審,撤銷原判,改判譚承德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譚承德仍然不服,由此走上了一條申訴的不歸路。
 
  申訴之路——處處碰壁
 
  根據刑事訴訟法的規定,申訴應該向作出生效判決的法院提出,對于該法院的處理意見不服的,可以向上一級人民法院提出申訴。本案作出生效判決的是百色市中級人民法院,譚承德依法向百色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申訴,但結果可想而知,終審判決就是他們作出的,想讓他們改變自己的判決,談何容易?!
 
  于是,他又向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提出申訴,經過一段艱苦但堅定的上訪之后:

  2005年12月,高院一紙《不予立案再審通知書》將他的申訴之夢擊碎。

  不服,再申訴,2007年9月,高院再次通知《不予立案再審》;
  再不服,再申訴,2009年2月,高院再次通知《不予立案再審》;
  再不服,再申訴,2010年3月,這次連不予再審通知都沒有了,高院《來信來訪處理答復函》通知:“你的申訴不符合再審條件,決定不予立案再審。”至此,申訴人的申訴夢徹底破滅了。
 
  這四次在高院的再審,講述起來可能很容易,一列時間表,就很清晰。但是,申訴人在此期間經歷的莫大的艱辛卻是難以用語言表達出來的,甚至艱辛到你無法想像——你肯放棄尊嚴去橋洞下棲身,只為省下幾十元的旅館錢用于申訴,卻永遠無法撫去別人將上訪人另眼看待的眼神——那種視你為異類,比之對待討飯的之不屑還不屑千倍的眼神,會讓你無地自容,自慚形穢,恨不得能鉆到地縫中去——那種傷,沒有經歷過的,是永遠無法想像的。  
 
  關鍵證據浮出水面
 
  2012年8月,平靜的北京振邦律師事務所被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打破——當事人的妻子輾轉找到了我,并派他的兒子帶著材料來到北京。我通常是不接受申訴案件的,但是,聽了他的陳述,看了相關的材料,尤其是被當事人十幾年以來申訴的精神所打動,我決定接下這個案件,并與當事人約法三章:費用減半,以一年為限,盡力而為不包結果。繞是如此,當事人仍然決定委托我來打這個官司。
 
  首先,到法院去復制卷宗材料,案件卷宗材料保存在田東縣法院檔案室,律師的到來讓他們多少有些吃驚,但還是給予了配合,有一檔案室的法官好像是聽說過這個案件,問:還在申訴,還沒有結果嗎?
 
  查閱卷宗材料,一個關鍵的問題浮出水面。案卷中用于證明譚承德身份的一份關鍵證據是1998年3月19日由廣西田東石油化工總廠出具的一份證明:譚承德同志原在我廠生產管理處工作,負責工程預算、驗收、結算工作。特此證明。而筆者同時注意到,本案的唯一一次開庭時間是在1997年12月4日。也就是說,這份公訴機關用于指控被告人犯罪的證據是在開庭之后取得的,并沒有經過當庭質證,就“偷偷”地放到了案卷之中,并作為關鍵證據,判定被告人有罪。這是明顯違反刑事訴訟法的基本原則的。
 
  而同時,申訴人已經拿到了7份證據,由田東石化總廠出具的,證明譚承德不具有預結算員、結算員等職務,其身份只是施工員,身份是工人。(其實關鍵的證據并不在多,只要有一份證據能夠證明就可以了,證據不是靠以多取勝的,當事人可能并不明白這個道理)
 
  有了這一明一暗兩份證據,作為律師,我的心底豁然開朗了。這個官司,打贏應該不難!
 
481_1.jpg
 
  最高法院——不過爾爾!
 
  這里我沒有想詆毀最高法院的意思,但是,在我心中的最高法院應該是最神圣、莊嚴、最講法、最講理的地方,這一次的申訴經歷卻將這個美好形象無情地打碎了。
 
  之前的一切似乎都很順利,排隊,安檢,領表,填表,等候……
 
  在經過一系列冗長而繁瑣的程序之后,終于等到我了,安排到第316接待室。像探監一樣的,隔著鐵柵欄,我將申訴材料遞進去,不到5分鐘,那邊——我是說鐵柵欄的另一邊,法官以他的行為完美地詮釋了“走馬觀花”這個成語的深刻含義——法官已經有了結論:不符合再審條件,回去吧。我急了,這么短時間,你能把判決書和我的申訴意見看完嗎?回答:看完了!我說,我們有新證據,證明他沒有這個職務,判決是誤判。法官說,什么新證據,我看不是,肯定是他們在判決以后老去找人家的麻煩,人家嫌麻煩,就給他開了這個證明。這不算什么,幾乎每個到這兒的人都說有新證據,我看就不是,已經作出的判決,哪能輕易改變?你走吧。就這樣把我打發了!
 
  我幾乎暈倒,一向神圣的最高法院怎么會是這樣的?!在一個平常不懂法的人都能看出來是冤案的冤案,在一個法官的眼里卻只是一疊廢紙。當事人費盡周折找到的證明無罪的“新證據”竟然被無緣由地認定為是壞人通過使壞的辦法取得的,不足信!這是什么邏輯?是有罪推定,還是壞人推定?!我一直以來接觸到的最高法院的法官并不是這樣的啊,那些辦理死刑復核的法官也都是講理說理的啊,怎么申訴大廳的法官會這樣?
 
  從接待室出來,我心情沮喪到了極點,拿著《初訪接待意見反饋表》我不知道該怎么提這個意見,總結了一下,提了3點:

  1.接待時間很短,根本沒有時間看完申訴意見及判決依據,就發表意見;
  2.定罪的主要證據發生變化,但當事法官卻一口斷定不是新證據;
  3.法官說90%的當事人有新證據,他認為不是新證據,生效判決不能隨便推翻。

  想了想,最終我還是沒有把意見投入意見箱——有什么用呢?對于接待時間短,法
官說,我也沒有辦法,一天要接待這么多人,都要作出解答,我只能做到這樣了(意思是走馬觀花),你可以提意見,增加人手……我想,這樣的法官,要再多,有什么用呢?不負責任就是不負責任,再多點,不是要浪費國家更多的糧餉?!
 
法庭.jpg
 
  最高檢察院——程序繁瑣
 
  如果你想到最高檢察院去申請抗訴,那不僅僅是一項腦力勞動,還是一項體力勞動。最高檢察院是早上7:30發號,8:00領表。每天只發100個號,領不到號的,就領不到表,就不接待。所以,一般要早上四五點鐘去排隊才能輪到接待,另外,只有拿到省級檢察院的處理意見或者最高法院的處理意見的,才發給表,否則領到了號也是枉然。
 
  據說這里是全北京上訪機關里面秩序最好的。一系列的程序還是要走的:排隊→領號→驗材料→領表→填表→交表→等待叫號,最后終于輪到接待收材料的,要求提供從基層檢察院到中級檢察院到省級檢察院所有機關的處理意見,這個案件,由于歷時太久,當初基層檢察院的處理意見沒有,和當事人溝通,告知說當初基層檢察院就沒有給處理意見。向收材料的人說明情況,告訴沒有。而他們的意見也很明確,不管什么原因,缺一項也不行,材料不收!
 
  沒辦法,門檻太高,我們就直接把材料郵寄到北河沿大街的最高檢察院去。還不錯,過了大概一個月,最高檢察院打電話給田東縣檢察院,通知他們復查。不過,復查的結果又是泥牛入海,杳無音訊了。
 
  路漫漫其修遠兮——誰將上下而求索?
 
  一系列的碰壁,將我當初“磨刀霍霍”的勁頭沖擊得只剩下鵝卵石了。我堅信這是一個冤案,而且證據充分,理由充足,只要碰到有良知的法官、檢察官,就一定會為他翻案的,但是,我與當事人約定的一年之期馬上就要到期了,面對司法的扯皮、法官的冷淡、當事人的渴求、我自己的良知,我只能遺恨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我作為律師,可以在得放手時且放手,而當事人呢,誰來為他完成這后面的工作?
 
  當初我到廣西時,委托人譚承德已經癱瘓在床生活不能自理了,他的妻子每天護理他,也不能離開,而他們的兒女又各有自己的工作,這一份十幾年來的冤案,由誰來接下一棒呢?如果沒人來接,是否意味著就永遠沒有得以澄清的那一天呢?屈老師說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而現實是人生又能有幾個“十幾年”,面對扯皮和冷淡,在燭臺淚干的時候,接下來由誰來上下而求索呢?恐怕留給后人的不僅僅是思索……
 


譚承德案申訴狀: 

刑事申訴狀
申訴人譚承德,男,70歲,1942年12月25日出生,壯族,住廣西壯族自治區田東縣東寧西路教育巷59號房。電話:13558263320.
申訴人因不服廣西百色地區中級人民法院(1999)百刑再終字第73號刑事判決,提出申訴。
申訴請求:
依法撤銷百色地區中級人民法院(1999)百刑再終字第73號刑事判決,對本案提起再審,并宣告申訴人無罪。
事實與理由:
百色地區中級法院(1999)百刑再終字第73號刑事判決認定譚承德利用負責單位工程結算的職務之便,多次非法收受各施工隊負責人送的好處費11.3萬元,已構成受賄罪。
2007年9月13日申訴人取得新證據,原單位“中油廣西田東石油化工總廠有限公司”出具的證明,證明申訴人在原單位沒有工程預結算員或結算員職務,不具備受賄罪的主體。申訴人向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法院提起申訴。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法院駁回申訴人的申訴稱:“該證據是你私自取得的,既不符合法律規定的刑事證據的要求,也與其向檢察機關提供的證據相矛盾,因此屬于無效證據”。駁回了申訴人的申訴。
申訴人認為原再審判決和駁回申訴通知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不當,理由如下:
一、新理由:原審判決依據的主要證據“職務證明”是沒有經過舉證質證私自添加到案卷中的,程序嚴重違法。
本案的開庭時間是1997年12月4日,在庭審中并沒有關于申訴人職務的證明。開過庭之后,公訴人又私自向法院提交了一份在1998年3月19日廣西田東石油化工總廠出具的關于申訴人負責工程預算、驗收、結算的證明。該證明沒有經過開庭舉證質證,就作為了認定申訴人有罪的證據。
刑事訴訟法規定,所有證據必須經過查證屬實,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而本案認定職務情況的主要和關鍵證據卻沒有經過舉證質證、在被告人不知情的情況下,私自添加到案卷中,嚴重違反法定程序,因而應該屬于無效證據。
二、新證據:申訴人有“新證據”證明不具有結算員或預結算員的職務,不存在利用職務便利的客觀條件。
新證據:2007年9月13日中油廣西田東石油化工總廠有限公司出具了一份證明:譚承德于1982年調來我單位工作,1993年到1997年在我單位生產科基建組擔任工程施工員。期間,我單位沒有聘任其為工程預算員、驗收員、結算員等職務,也沒有聘用其為預結算員以工代干,身份是工人。
申訴人據以申訴,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法院駁回申訴人的申訴稱:“該證據是你私自取得的,既不符合法律規定的刑事證據的要求,也與其向檢察機關提供的證據相矛盾,因此屬于無效證據”
申訴人認為:
第一,申訴人“私自”取得的證據并不違法。刑事訴訟法規定:證明案件真實情況的一切事實,都是證據。本案申訴人出具的證據,證實了案件的真實情況,是刑事訴訟法規定的合法、有效、確鑿無疑的證據。另外,刑事案件是為被告人定罪處罰的案件,追求案件的客觀真實性是刑事證據的靈魂所在,法院以查清事實真相為公平正義的價值取向,豈能以莫須有的所謂程序瑕疵為由而置案件真實情況于不顧,冤枉一個無辜的公民?
第二,“申訴人的證據與其向檢察機關提供的證據相矛盾”更不是證據無效的理由。申訴人正是因為原單位向檢察機關提供了虛假證據致使案件被錯判,才提出申訴。如果原單位一單出證就不得更改,那么原單位豈不就具有了超越法律、超越法院的權利了?如果檢察機關取得的證據就不能更改,就不能有證據與之沖突,否則就是無效證據,那么刑事訴訟法規定的質證程序、“所有證據都要經過查證屬實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的規定,豈不成了一紙空文?
同時,《刑事訴訟法》204條第一款規定“有新的證據證明原判決、裁定認定的事實確有錯誤的”,人民法院應當重新審判。申訴人認為,既然原單位重新出具了證據。申訴人有新證據證明原判決認定事實確有錯誤,人民法院就應該重新審理本案,通過舉證質證來查清事實,重新作出合法公正的判決。
三、申訴人的有罪供述是被刑訊逼供所致。
申訴人被田東縣檢察院黃濃連續關了一天一夜,不讓吃、不讓睡,直到深夜3點多鐘,在精神已經崩潰的情況下無奈而寫的。
四、申訴人沒有為送錢人(工頭)謀取非法利益。
申訴人為包工頭進行結算,完全依據事實和國家標準,并沒有為包工頭謀取額外的利益。
關于這一點,一審起訴指控申訴人在價格上對工頭給予照顧,違反規定為其結算,為其謀取利益。因為檢察機關使用了舊的過期的文件,推斷申訴人為包工頭多核算謀利,所以,證實申訴人的結算違反規定的證據不足,再審判決時沒有認定申訴人為工頭謀取利益。
如果事實真的是這樣,申訴人既然具有預結算的職務,而結算又是按規定的標準,不會為其多算,包工頭從中得不到任何利益,那為什么要給申訴人送錢呢?
事實是申訴人并沒有預結算的職務,工頭要請他為其幫忙,才要給付其合理的報酬。這才合理,而這也才是案件的事實真相。
五、申訴人所收受的錢款并非受贓款,而是申訴人的勞動所得。
申訴人在職務之外,工作之余,為他人進行結算,他人為此支付對價——勞動報酬。
受賄罪的基本特點是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其獲利的依據是職務便利,而不是付出勞動。而本案申訴人正是因為付出勞動才獲得了相應的報酬。這是正常的商業行為。
同時,中共田東縣委、縣政府文件(東發[1992]34號)《關于鼓勵專業技術人員直接參與經濟建設的若干規定》允許并鼓勵企事業單位的科技人員利用業余時間從事技術轉讓、技術承包、技術咨詢以及從事社會化服務等活動,所得收入全部歸已。申訴人正是響應了國家號召,自力更生獲得合法的報酬。而申訴人的報酬卻讓有些人看在眼里記在心里,鬧紅眼病,誣陷申訴人,以致累及被錯判入獄。
綜上所述,申訴人利用工作之余(雙休日、節假日、中午、晚上時間)加班加點,為他人實施結算,獲取應得的勞動報酬,與單位和職務沒有關系,不符合受賄的罪的犯罪構成。現有新證據能夠證明原判確實錯誤,根據《刑事訴訟法》204條的規定,應予重新審判。現根據《刑事訴訟法》第205條的規定申請最高人民檢察院依法抗訴,懇請最高人民檢察院能夠查清事實,依法抗訴,還申訴人清白。
此致
最高人民法院
 
申訴人:譚承德 
 
二○一二年八月二十六日
附:1.一審判決書;
2.二審裁定書;
3.再審判決書;
4.證據材料一部。

 zhengju.jpg

相關鏈接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律師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趙荔律師,男,1973年出生,漢族,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合伙
推薦資訊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就共同的犯罪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孟將被引渡到美國坐牢!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
累死律師的魔,不是錢,而是責任心!
累死律師的魔,不是錢,而是
“天價索賠”不等于敲詐勒索
“天價索賠”不等于敲詐勒索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广东11选5诈骗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