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辯護網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探索研究

誘導性發問規則及其運用

時間:2018-09-02  來源:  作者:  閱讀:

 誘導性發問規則及其運用


  在實踐中,公訴人、辯護人、審判人員對被告人、被害人、證人的發問均有可能涉及誘導性問題。但是關于誘導性發問,我國刑事訴訟法并無相應的規則,司法解釋采取簡單化的立場予以一般性禁止,這導致實踐中對何為誘導性發問多有爭議,運用時也頗多混亂。因此,明確誘導性發問的一般規則及其運用的基本要求,對于保障庭審的有序性、實現訴訟的公正性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一、誘導性發問的常見表現


(一)何為誘導性發問


  誘導性發問是指發問者為了獲得某一回答而在所提問題中添加有暗示如何回答的內容,或者將需要被發問人作證的爭議事實假定為業已存在的事實而進行的發問。因此,誘導性發問的核心在于:“答案鑲嵌于問題之中”。


  比較而言,一般性發問的目的就是讓被發問人通過回答得出答案,但是誘導性發問的特殊性在于可能的回答內容已經包含在問題之中。


(二)常見表現


1、常將問題的前半句作為一種事實斷言,然后以“不是嗎”、“不是真的嗎”、“你不同意嗎”、“對嗎”等詢問語調來結尾。如:

“你2017年2月14日晚上在家,不是嗎?”

“你沒有用力掐被害人的脖子,對嗎?”

“你看不到在場的人員打斗情況,對嗎?”


2、發問內容是選擇性問題,但是某一選項是非常清晰的,另一選項則是概括、含糊的。如:

“被害人是長發、直發還是其他什么發型?”

“你看到的這個人身材高大魁梧還是其他樣子?”


3、在正式提問的問題之前鋪墊一種事實經過,然后發問該事實是否存在。如一受賄案,辯護律師向被告人發問:

“證人某某因公司資金緊張,在2013年開始對外借錢,月利率有2分、3分,其中包括一部分國家工作人員。那證人有沒有向你借錢?”


4、問題之中含有爭議事實,被發問人無論如何回答,選擇回答本身就是對爭議事實的確認。如:

“你是不是用石頭砸死了被害人?”

“你將被害人撞到后,有沒有下車查看過被害人的情況?”

強奸她之后你又干了什么?”


5、發問的指向是被發問人的心理狀態,且問題本身已經通過“是不是”、“有沒有”等語氣進行了強調。如:

“當你知道被害人死亡后,你是不是很難過?”

“當你的上級讓你違反規定直接為證人某某發放許可證時,你有沒有覺得不妥?”


二、誘導性發問的一般規則

根據英美法國家的證據立法和司法實踐,誘導性發問有明確的規則限制。


(一)禁止規則


1、在直接詢問中,一般不得使用誘導性發問。


        解析:在英美法上,直接詢問是一方對其所提供的證人(包括被告人、被害人)進行的詢問。因為直接詢問的目的,是讓被發問人用他(她)自己的話建構案件事實。如果發問者自己建構案件事實,可能會導致對陳述或證言的歪曲,有礙事實認定。因此,直接詢問多采取開放性發問的形式。如:“你看到了什么?”“接下來發生了什么?”“你那天晚上做了什么?”


    在直接詢問中,控辯雙方應避免“米老鼠”戰術,即試圖陳述本應由當事人(證人)陳述的事實。否則,將會遭到對方的反對,因為對方會提出“這是發問人自己在作證”。


2、在交叉詢問中,如證人表示出友好或配合的態度時,則交叉詢問方一般不得使用誘導性發問。


        解析:在英美法上,交叉詢問是一方當事人對對方提供的證人進行的詢問。一般來說,一方提供的證人會對對方不利,為了保障對方當事人的對質權,此時允許誘導性發問。但是,如果證人的立場站在了提供方的“對立面”,則相對方已經沒有必要通過誘導性發問再去攻擊該證言的可信性。


(二)允許規則


1、在直接詢問中,允許一定程度的誘導性發問。


情形:(1)誘導喚醒記憶。如證人記不清所住的具體地址、被告人記不清被采取強制措施的具體日期,可以通過誘導讓被發問人恢復記憶回答問題。

2)誘導矯正陳述。當被發問人的當庭陳述因緊張、口頭表達能力差等原因與其欲表達的事實有所出入時,可以通過誘導幫助其矯正。

3)誘導盤問對方證人。當直接詢問方傳喚不利證人、對方當事人、敵意證人時,直接詢問方可以對其進行誘導性詢問。

解析:“敵意證人”是指當一方提請法庭宣召某一證人出庭作證時,該證人卻做出了與傳證方預測相反的證言,致使申請證人作證的目的落空。


2、在交叉詢問中,絕大多數情況下可以采用誘導性發問。


解析:之所以允許在交叉詢問中采取誘導性發問,原因在于:第一,基于“控制損害”原則。由于被發問人已經通過直接詢問做出了相應回答,此時采取誘導性發問可以降低該回答的不利影響。第二,基于“排除不利原則”。即被發問人的立場一般與交叉詢問者是沖突的,所以基本上不存在被虛假暗示的危險,即可以排除誘導性詢問的負面影響。


三、誘導性發問規則在我國的運用


  在審判中心主義的訴訟制度改革背景下,控辯雙方對被告人、被害人、證人等主體的精細化發問,對于發揮庭審對查明事實的關鍵性作用,具有重大意義。就此而言,我國當下不應禁止誘導性發問,而是應確立相應的規范以便更好地運用它。


  在運用我國的誘導性發問規則時,要注意以下兩點特殊之處:一是我國的刑事被告人是當事人,而非證人,一般意義上的直接詢問和交叉詢問會受到我國庭審調查順序的影響;二是我國刑事訴訟屬于職權主義模式,在誘導性發問的制止與處理上,法官的權力較大。因此,在誘導性發問規則的設置上,也應有一定的區別。


        筆者認為,在我國運用誘導性發問規則應當有以下要求:


       (一)公訴人、辯護人在第一輪發問被告人環節,一般不應采取誘導性發問


  如果按照英美規則,我國公訴人對被告人的第一輪訊問,屬于直接詢問方對對方不利證人的詢問,可以采取誘導性發問。但是,我國庭審中公訴人的訊問具有查明事實的首要作用,被告人作為證據來源也有義務如實回答,此種訊問的目的仍然在于“建構案件事實”,因此不應運用誘導性發問。我國辯護人對被告人的第一輪發問,亦應如此。當然,如果有必要喚醒被告人的記憶、矯正其表達時,可以對被告人誘導性發問。


  在補充發問環節,公訴人可以對被告人進行誘導性發問。因為,通過第一輪發問已然揭示被告人的辯解,此時,補充發問的目的就變為“攻擊可信性”,以駁斥被告人的辯解為主要目標。辯護人在補充發問環節,也可以對被告人進行誘導性發問,原因在于:一是被告人對案件事實作了大致陳述,其是否認罪已經基本清楚,“建構案件事實”的作用已經基本完成;二是為了降低控方證人在不出庭情況下偵查卷宗對庭審的不利影響。


        對被害人、證人、鑒定人進行發問,可以參照英美法有關誘導性發問的一般規則。


        (二)不當誘導性發問的處理程序


        1、及時制止。當控辯雙方在發問時出現不當的誘導(包括時間不當、對象不當、內容不當)時,對方應當及時(在被發問人回答之前)向審判長要求制止。在口語表達上,可以使用“反對”一詞,并簡要說明反對的理由。

但是,“反對”一詞不宜過于頻繁。否則,容易使審判方覺得反對方過于片面而不想聽完回答,也極容易導致庭審的氣氛緊張。


        2、事后提醒。如果發問的誘導性程度不高,或者需要通過聽完問題才能判斷發問者的思路時,那么相對方也可以等待回答后,向審判長提出:“剛才公訴人(辯護人)的發問有誘導性成分,請審判長予以注意”。相對方亦可以在后續的發問中針對對方的上述問題進行修正。


        3、異議處置。在我國庭審中,對誘導性發問的異議既可以由控辯一方提出交由審判長裁斷,亦可以由審判長主動制止。審判長認為異議成立,如果被發問人還未回答,提問者應當修正其發問的方式或者撤回發問;若已回答,審判長應當命令書記員將回答的內容從筆錄中刪除。(本文來自網友蘇打水加冰QQ空間)


往期回顧:


相關鏈接
    無相關信息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律師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趙荔律師,男,1973年出生,漢族,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合伙
推薦資訊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就共同的犯罪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孟將被引渡到美國坐牢!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
累死律師的魔,不是錢,而是責任心!
累死律師的魔,不是錢,而是
“天價索賠”不等于敲詐勒索
“天價索賠”不等于敲詐勒索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广东11选5诈骗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