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辯護網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探索研究

試論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的幾個實務問題

時間:2013-11-11  來源:論文天下論文網  作者:徐敏  閱讀:
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是依附于上游犯罪基礎之上的下游罪名。上游犯罪不成立,犯罪、隱瞞犯罪所得罪也不應成立。行為人主觀方面,可以法律推定明知,也可以事實推定明知,允許行為人作出合理解釋。認定“以其它方式”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行為時,應該綜合行為人主觀是否“明知”、行為是否具有主動性、是否妨害了司法機關查處犯罪的正常司法活動三方面進行判斷。

  論文關鍵詞 犯罪所得 明知 其它方法

  《刑法》第312條規定的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是指明知是犯罪所得及其產生的收益而予以窩藏、轉移、收購、代為銷售或者以其他方法掩飾、隱瞞的行為。該罪是派生罪名,與上游犯罪有密切的聯系。該罪名的設立,有效地打擊了盜竊搶劫詐騙、搶奪等上游犯罪,并在堵塞犯罪分子的銷贓渠道方面起到積極作用。但在實務中,對于該罪名的“犯罪所得”、行為人主觀“明知”、構成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的“其它方式”等方面均存在爭議。

  一、“犯罪所得”應該是嚴重危害社會,違反刑法并應受刑罰處罰的行為之所得

  對于“犯罪所得”含義解釋,主要有以下三種觀點:
  第一種觀點認為,“犯罪所得”應作擴大解釋,不僅包含犯罪所得,還包括違法所得。否則,違反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則,還助長一部分人在犯罪時刑法適用上不平等的僥幸心理
  第二種觀點認為,“犯罪所得”中“犯罪”,只是從行為的客觀屬性分析,已具備刑法分則各條所規定的構成特征,并具備應受刑罰處罰的社會危害性的行為,而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完全符合構成要件的犯罪。
  第三種觀點認為,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中的本犯行為應是實體法上構成犯罪、應當追究刑事責任的行為,無刑事責任能力人實施的危害社會行為不屬于本罪所要求的本犯行為。
  筆者認為:第一種觀點,將“犯罪所得”作擴大解釋,認為不僅包括犯罪所得還應包括違法所得,違反了“罪行法定”的刑法原則,破壞了刑法的謙抑性,在實踐中將導致罪名的濫用。
  第二種觀點,將“犯罪所得”中的“犯罪”理解成只是從行為的客觀屬性分析,已具備刑法分則各條所規定的構成特征,并具備應受刑罰處罰的社會危害性的行為,是不符合立法本意的。按《刑法》第13條的規定,犯罪是嚴重危害社會,違反刑法并應受刑罰處罰的行為。根據該規定,可以推斷出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中“犯罪所得”是通過實施嚴重危害社會、違法刑法并應受刑罰處罰行為得到的贓物。這種觀點僅僅從行為的客觀屬性分析,忽視了上游行為人需要有刑事責任能力的前提,是不正確的。如未滿16周的未成年人實施盜竊行為,雖然具有社會危害性,但由于犯罪主體方面不成立,該盜竊行為不屬應受刑罰處罰的行為,也就是說不屬于犯罪。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客觀方面妨害了司法機關查處犯罪的正常司法活動。如果上游的行為不作為犯罪處理,下游的掩飾、隱瞞行為也就不可能妨害司法機關查處犯罪的正常司法活動,也就是說,下游的掩飾、隱瞞行為不能按犯罪處理。
  筆者認可第三種觀點。在司法實踐中,任何犯罪的查處,必須嚴格按照法律規定進行。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中的上游“犯罪”是必須同時具備有嚴重危害社會、違反刑法、應受刑罰處罰三個犯罪基本特征,應是實體法上構成犯罪、應當追究刑事責任的行為。

  二、“明知”在本罪中是指行為人主觀方面“知道”或者“應當知道”

  “應當知道”可以適用推定,法律推定明知,直接適用法律規定;法律沒有規定時,司法機關可以通過事實推定明知。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主觀方面為“明知”,主觀不“明知”就不構成本罪。如何確定“明知”是準確打擊本犯罪行為的主要難點之一。
  在司法機關辦案過程中,犯罪行為人為了逃避刑事處罰,往往否認自己主觀“明知”。推定犯罪行為人是否“明知”成為司法機關在辦案中必須面對的問題。推定是人們基于經驗法則而來的,人們對社會某種現象的反復認識之后,逐漸掌握了其內在的規律,對于這種內在規律的認識即經驗法則,具有高度的蓋然性。我國刑法理論和司法實踐中,一般把推定分為法律推定明知和事實推定明知。法律依據是區分法律推定與事實推定的主要標準,法律推定的使用以法律明文規定為前提,事實推定則主要以經驗法則、邏輯法則作為推定根據。
  為了打擊機動車相關犯罪,最高人民法院曾對“明知”作出相應的司法解釋,該司法解釋屬法律推定明知。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關于依法查處盜竊搶劫機動車案件的規定》認定“本規定所稱的‘明知’,是指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視為應當知道,但有證據證明屬被蒙騙的除外:(一)在非法的機動車交易場所和銷售單位購買的;(二)機動車證件手續不全或者明顯違反規定的;(三)機動車發動機號或者車架號有更改痕跡,沒有合法證明的;(四)以明顯低于市場價格購買機動車的。”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與盜竊搶劫詐騙、搶奪機動車相關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認定“行為人實施本解釋第一條、第三條第三款規定的行為,涉及的機動車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行為人主觀上屬于上述條款所稱‘明知’:(一)沒有合法有效的來歷憑證;(二)發動機號、車輛識別代號有明顯更改痕跡,沒有合法證明的。”
  以上兩個司法解釋,采用法律推定明知方式,確定行為人有以上情形之一的,推定主觀為“明知”。
  司法實踐中,涉及的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的贓物并不僅僅只是機動車,目前常見的還有手機、貴金屬、電纜電線等。如沒有法律推定明知,司法機關查處案件過程中,辦案人員的推定明知,是事實推定。事實推定明知,往往受到司法機關辦案人員主觀因素影響,筆者認為,在進行事實推定明知時,必須注意以下幾點:   第一,需要查證屬實的基礎事實為依據。每個案件的基礎事實均不一致。司法機關應從具體案件出發,以每個具體案件的基礎事實為依據,通過經驗法則,推定當事人主觀是否“明知”。如收購方式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的基礎事實要素有:買賣雙方彼此了解程度、收購物品外部特征、收購時間、收購地點、收購價格、收購頻率等;查證收購行為屬實的基礎事實后,司法機關辦案人員以社會中的正常收購的經驗法則為依據進行推定,推定收購方行為人主觀是否“明知”。
  需要注意的是,即使在同一案件中,同一行為人數個行為之間“明知”也應分別推定,每次推定明知所依據的基礎事實相互獨立,不能發生相互影響。
  第二,應該允許行為人作出合理解釋。由于推定的“明知”是高度蓋然性的“明知”,非行為人真實主觀“明知”,因此,作出不利行為人推定后,允許行為人作出合理解釋。解釋合理與否的判斷標準,仍是同一推定的經驗法則。行為人作出合理解釋的,推定的“明知”不成立;行為人不能作出合理解釋,推定的“明知”成立。

  三、對其它其他方法掩飾、隱瞞的行為的認定

  《刑法》第312條以列舉方式明確四種掩飾、隱瞞犯罪所得行為,并“以其它方式”概括其它掩飾、隱瞞犯罪所得行為。
  《現代漢語詞典》中,“掩飾”意思為“設法掩蓋(真實的情況)”;“隱瞞”意思為“掩蓋真相,不讓人知道”。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與盜竊搶劫詐騙、搶奪機動車相關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對行為人在明知盜竊搶劫詐騙、搶奪的機動車的情況下,“以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定罪”的行為有:“(一)買賣、介紹買賣、典當、拍賣、抵押或者用其抵債的;(二)拆解、拼裝或者組裝的;(三)修改發動機號、車輛識別代號的;(四)更改車身顏色或者車輛外形的;(五)提供或者出售機動車來歷憑證、整車合格證、號牌以及有關機動車的其他證明和憑證的;(六)提供或者出售偽造、變造的機動車來歷憑證、整車合格證、號牌以及有關機動車的其他證明和憑證的。”
  據此,筆者認為,“其它方式”與“窩藏、轉移、收購、代為銷售”行為性質具有同一性,具有以下三個特征:行為人在作出“其它方式”掩飾隱瞞犯罪所得行為時,主觀方面為明知;行為具有主動性,單純的“知情不舉”不構成本罪;該行為妨害了司法機關查處犯罪的正常司法活動。是否同時具備這三個特征,是判斷行為人“其它方式”行為是否構成犯罪的標準。行為人主觀“明知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實施“介紹買賣、典當、拍賣、抵押、抵債、加工、無償收受”等行為的,就應當以“掩飾、隱瞞犯罪所得、掩飾隱瞞犯罪所得收益罪”定罪處罰。

相關鏈接
    無相關信息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推薦律師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 北京刑事律師趙荔趙荔律師,男,1973年出生,漢族,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合伙
推薦資訊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就共同的犯罪
夫妻抓娃娃——共同的愛好造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孟將被引渡到美國坐牢!
起底華為事件:被豬隊友坑了
累死律師的魔,不是錢,而是責任心!
累死律師的魔,不是錢,而是
“天價索賠”不等于敲詐勒索
“天價索賠”不等于敲詐勒索
欄目更新
欄目熱門

 

广东11选5诈骗团伙